主页 > 引资期刊 >穆熙妍/在谷底接住你 >

穆熙妍/在谷底接住你

时间: 2020-07-28 浏览量:153

1.

我最近快被烦死了,考虑换电话号码,再不然就搬家。

事情是这样子的,飞熊是我很多年的朋友,客观条件不错,有个交往多年的女友,最近分手了,因为对方想结婚,但飞熊一直下不了决心。拖了一阵子,女生意冷心灰离开,本来这也是常见的剧情,但在她走后,飞熊才发现自己没有她不行。

这就有点複杂了。

我这个人一直是用尽全力在一起,转身之后不回头的拥护者,所以不相信挽回这件事。告别之后再痛苦,我都宁愿蹒跚向前走,不想终生盯着一个有裂缝的瓶子,假装它没有发生过。

「那是因为你没那幺爱吧!」飞熊不苟同。

「要是你真的那幺爱,怎幺会让她走?」我冷笑。

「因为我蠢!我知道我蠢!」他抱着头,「我已经很痛苦了,妳没看见吗?」

我不知道飞熊是不是真的蠢,毕竟有时候人想挽回是因为不甘心,但我很确定痛苦的不只是失恋的他,还有倒楣的我。

自从飞熊分手之后,他开始变成我的最常联繫人,不管我是在工作睡觉吃饭运动,都会收到他看起来都可怜兮兮的两个字,「在吗...」,随之而来的,是一连串对话截图,以及超过一小时的心理谘询与电话会议。飞熊与前任目前还保持着朋友关係,我私下觉得这比一刀切更惨,因为虚无飘渺的希望像是个蝴蝶结,再美的命运也是窒息,还不如置之死地而后生痊癒得快。

但飞熊不管,他觉得只要对方还愿意回应,就没有不可能,于是在他坚持之下,我们订了「求冷扑」挽回三部曲。第一步想当然是恳求,苦求,哭着求,第二步是冷静,冷淡,冷处理。

「第三步...扑?是什幺?」我一头雾水。

「扑就是以各种角度,各种时间,各种速度,扑。倒。她。」飞熊一本正经回答,「先睡了再讲。」

「...你是认真的吗?」

他点点头。

「你是不是以为自己是金城武?」我瞠目结舌,在亲友上社会新闻前制止他,是做朋友的义务。

「武?对!妳说对了!」他一拍桌子,吓得我一阵哆嗦,「就是要动武!肉搏!」

我默默戴上了口罩,记者无处不在,我得避免和这个傻逼拍在一起。

2.

飞熊的第一步是求,他照三餐发讯息给前女友嘘寒问暖,对方回是回了,但往往是八个小时后。他问我这代表什幺意思,我想了想回答,除非她进了美国中情局,每天使用手机的时间遭合理限制,不然就是对他没兴趣。

飞熊不听,改用礼物攻势,他上网订了一个前任一直想要的烤箱,準备送去她办公室。到这个地步,我觉得不能不出手了。

「你真的觉得送女生家用电器是挽回的好办法吗?」我问他。

「可是她心心念念这个好久,这是她真的想要的,」飞熊振振有词。

「...那起码可以不要把烤箱送到她公司吧?」我叹一口气。

「为什幺?你们女生不都喜欢在大家前面收礼物?」

「你想过她一个人要怎幺把这幺重的东西搬回去吗?蠢猪!」我提高声音,「还是你要製造机会让别的男人帮她搬你送的礼物去她家?」

飞熊恍然大悟。

「这封千字长信又是怎幺一回事!」我手插腰,拎起一个厚厚的信封,痛心疾首得像是一代咏春宗师看着突然使出高腿的大弟子。

「我...我有很多话想藉机会和她说...」飞熊缩成一团。

「说你个头!」我把信摔进垃圾桶,「婆婆妈妈的男人最小气,送礼的艺术就在于用心用金而话少,只准你写一个字!」

飞熊战战兢兢地写下,enjoy.

不过这招也没什幺用,烤箱送去后有如石沉大海,几天后飞熊问她有没有收到,对方哈哈一笑,说原来是你送的,我以为自己中奖了呢!

然后就没了下文。

飞熊很怨我,觉得千字长信会更有用,我懒得和他解释。

3.

根据战术,第二步是冷,自己冷静,过好生活,冷处理她,不主动出击。这个策略是一步险棋,赌博成分很大,赌注是对方对自己还有一点喜欢与在乎。飞熊打算一个月不和前女友说话,等她联繫。

这就是我想换电话和搬家的开始,因为度日如年的飞熊开始一直烦我。他从照三顿问候对方,变成早晚对我哀鸣,我们对话基本上如下:

「啊啊啊啊我受不了了!我要找她!」

「你冷静!冷静!转移注意力,去健身房!」

「呜呜呜呜呜她还是没找我!但我知道她今晚去哪,我要巧遇!」

「不行!你要冷,要酷!去找其他朋友,吃好喝好!」

我每天都像一个劳心劳力的守门员,试图防止自己的猪队友将球踢进我方的球门里。很多次飞熊还没疯,我都几乎要先投降,和他说去吧去吧,去讯息轰炸,去偷偷跟蹤,去故意现身,去引火自焚,我累得要死,不想管你了。

举步维艰地撑过一个月,对方一次都没找过他。

现在只剩下第三步扑了,可飞熊在这个时候没了音讯,我先是如释重负了几天,后来望着空白的对话框开始担心。发过去的讯息没人回,导致我每天特别注意电视,心想说不定会看到飞熊戴着安全帽与手铐出现在萤幕上。

又平静了一个礼拜,某天深夜,我家门铃震天价响。

「出来!妳出来啊!」是飞熊的声音。

「开门!我们讲清楚!」他在门外大吼,我和J面面相觑,J皱着眉头说千万别开门,醉汉不可理喻,除了继续喝,什幺都讲不清楚。

「妳的什幺屁战略,一点用都没有!」飞熊在外面拍门,「我今天去她家楼下了,準备使出第三招...」

「我们搬家吧?」我抓着J冲进房间,手忙脚乱收拾细软,「门外有个通缉犯!」

「然后...然后我见到她和一个男人一起走出来...」飞熊的声音渐渐小了,在我还没回过神来之前,我听见大门打开的声音。

「你别开!开了就是共犯...」

我冲到门口,没来得及阻止J,但来得及看见人高马大的飞熊,手握着酒瓶滚进来,哭倒在我们怀里。

4.

身为朋友,能做的太少。

我不知道如何面临狂飙将至,力挽狂澜,不知道怎幺重燃心灰意冷,算尽机关。

我不能告诉你怎幺挽回过去的谁,我唯一能做的,是不让未来的你讨厌现在的自己。

或许朋友只能眼睁睁看你从山顶坠落,无力回天,但我能将你接住,与你一起站在谷底,度过似乎永远不会亮的夜晚,流着好像再也不会乾的眼泪,等你休息够了,再托你一把,看你提起一口真气,迎风而上。

那天晚上哭累的飞熊,在客房睡了一夜。我早上起来之前,他已经走了,留下一张字条,上面写着谢谢。

愿你再也不会经历这些心痛,就算会,还有我在身边撑着,抬起你的下巴,迎向阳光。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相关推荐
乐百家登录网址_注册送300体验金的网址|影视领域|潮流爱看|网站地图 edf老虎机平台_金沙贵宾会账号 大奖888客户端下载_金洋在线娱乐app 尊亿老虎机网址_博金城娱乐 登录通宝tb_星耀娱乐正规下载 伟德1964手机_澳门贵宾会2000 菲赢国际app苹果下载_多盈娱乐手机 九卅娱乐十年信誉玩家首选_电子游戏平台体验金 钱柜亚洲真钱老虎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TB通宝游戏_申傅太阳神怎么下载 皇冠hga010客户端下载_立即博手机客户端